凌晨6點剛過,剛起床從7-11買東西回來的我,在線上看到兩位網友的帖子。

我相信的是,在歷經了腦袋的千思百想、把心中的苦痛化成文字轉換出來貼到板上之後,
你們應該都很清楚了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你們知道不是死這個字。

而是一雙手、一點聲音、一些微笑與回應,給予我們這一群最需要支持與鼓勵的同志朋友。
這才是你、我、還有一大群的同志朋友們,真正想要的。

我在認識的朋友中,都保持著一個陽光開朗的少年形象。
請不要覺得,大家不了解彼此的苦與痛。

你們腦袋裡想做的事情,我確確實實的做過,而且在醫院住了一個禮拜,才回到這個世界。

我懂藥,不露痕跡地詢問當藥劑師的學長,什麼樣的份量、配合什麼藥劑,然後在各大醫院不停的掛號看診。花了2個月的時間,給我拿到了我所需要的東西。

這兩個月我在想些什麼?

有人說,輕生的念頭往往是一瞬之間;我卻一步不回的過了整整60天人生空白的日子。
腦袋裡想到的,就是離開-離開討厭的事情、討厭的人、離開這個骯髒不給予同情的世界。
感覺就像一旦離開了之後,所有無法面對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吃下藥的那一刻,很奇怪的,我並沒有因為知道自己即將解脫,而如釋重負的微笑。
反倒是看到了一大片的空白-我人生從此刻以後的空白-將會是什麼?

過去的一幕幕在我眼前像快速流轉的電影畫面一一閃過,
苦澀甜蜜心酸微笑失望感動狂喜大悲百感交集。
然後我的腦袋跟我說再會。

「卡扎」,螢幕沒了。



我在醫院過了七天完全沒有知覺的日子,中間的急救洗胃等種種過程,一概不知。
照顧我的,是已經分手的bf底迪。幸虧他沒有我父母的聯絡方式,否則我出院後會尷尬一輩子。
好險我回來了。

醒來的時候,世界並沒有因此而停止轉動,醫院急診室前的計程車依舊大排長龍,
準備接送著彼此,回到這小小的可惡的不知將來變化的世界。

而這個我們憎恨,或是喜愛,或是無感覺麻痺的世界,
一切的有愛無愛的人,依舊在各自的窗口下,繼續的喜怒哀樂著。



我知道,你可以選擇退出,不繼續參與這一齣人生鬧劇。
但是既然人生這麼的慘,
為什麼在歷經很多生死交鋒的時刻,還是有這麼多的 人 選擇 繼續下去。

我也不知道,或許你們心裡有個答案告訴你們。

執著的不捨的攤耽溺的糾纏的-



即使被刺到遍體遴傷血流成河,我們還是願意繼續,義無反顧的,擁抱。


因為「愛」是很微妙的。


去想一想10年後吧!

你站在…或許是自己的房間,或異鄉的飯店,還是一條熟悉或陌生的馬路上。
一樣的夜闌人靜,或是晨光微晰。
只有你一個人走在自己人生的路上,
可能大家拋棄你,只有一根香菸陪伴著你。
你突然回想起,10年前的今天,決定要結束掉生命的你。

........................................................



在這中間的一大片空白,都是你所未知的。



是好是壞是無奈是感嘆是欣喜或是快樂,都因為你的退場,故事因而沒有了結局。

再說一次,要不要演下去,是你自己的決定。
離席,你就玩完了。



我不去說什麼生命很美好的話,因為現在此刻的你們眼裡充滿的都是黑暗,
你們所看到的確是你們所得的。

可是,不是永遠吧。

結局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們過的-過程。



到現在,我很慶幸自己現在能坐在電腦前回想自己當初不堪的往事。
因為我知道,沒有去面對痛苦,怎麼能了解生命中其他的甜蜜?
說這些太抽象,或許覺得無所謂。

願意給自己1秒 1分鐘 1小時 1天 1週 1個月 1年的時間嗎?
想想......

1秒前的自己..........
1分鐘前的自己..........
1小時前的自己..........
1週前的自己..........
1天前的自己 ..........
1年前的自己..........

是怎麼走過來一切的不堪與辛酸的。







出院後的一個星期六,我跟朋友走在西門町的鬧區。
突然,我的朋友,輕輕的,把我的手給牽起來,緊緊的握住,然後把頭貼近我的胸前,
靜靜地聽我的心跳。


他小小聲的說,嗯,就這樣,很好。



我無視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潮,當場眼淚潰堤,痛哭失聲。

我說:謝謝,我回來了。

活著,這份感覺很好,我想要繼續擁抱。


有感而發~



這篇文章之後,繼續回到平常活蹦亂跳的我。愛你們。

cafestud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天
  • 你用文字療癒現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