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我忘的很好,忘的很乾淨。
然而,我的內心卻有一種殘留,隨著時光流逝,
這空氣般的殘留隱然成型,成為一種具體而單純的東西。』


每段感情都會有所謂的開始與結束,就像一杯Café Latte。
從蒸牛奶開始,到咖啡杯口殘留的奶泡作為結束。
整個過程是極端複雜的,Espresso是否過度萃取、奶泡的綿密粗細、熱蒸奶的溫度…
甚至會有人為了添加赤色粗糖還是細白方糖對咖啡比較美味而爭論不休。

無數種的可能排列組合在一起,而我們只是需要一種平衡,Balance。
Café Latte本身就是一種咖啡與牛奶的match。

我們在人與人的洪流中反覆尋求精神與肉體的契合。
無奈上帝總是愛開玩笑,祂拆掉的那根肋骨,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有人說過台中的好陽光跟咖啡香的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99年,我在Cathay Pacific工作。那是個蟬鳴的過分喧鬧的夏天。
我獨自在中港路的晶華酒店,承租了一間service apartment式的小套房。
望出窗外,可見市區中港路上車水馬龍的點點夜景與一方泳池。
泳池入夜後的光源,透過池水溫柔地映射出來,波光隨著水色在夜幕中輕輕舞動。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我跟小廣,是在我台中工作開始後大概二個禮拜,在一個聊天室當中認識的。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科博館外的廣場。
廣場四周應該是附近的住戶吧,三三兩兩的漫步而過,似乎也在享受著夏日清閒的夜晚。

花圃旁一個單獨的身影顯得特殊而寂寞。應該就是我要見面的人吧!我加快腳步,過去跟他打招呼。
「Hello! 請問你是小廣對不對?」
對方顯然是嚇了一跳,「嗯啊!……嗯…我是…我是小廣…嗯…」結結巴巴的樣子,頗可愛的。
小廣穿著簡單的白色T-shirt跟卡其垮褲,把玩著手機,略似不安地坐在石頭台階上,抬起頭來望著我。
哇,我遇到帥底迪了!看的出來他平常頗喜歡運動,小麥色的皮膚,濃濃的眉宇間散發著一股英氣。
是個好看的孩子,簡直是陽光滿點(當然,我偷偷地擦了一下口水)。

「你就是牛奶啊???」
「對啊!我就是跟你聊天的牛奶,你好啊!」
「哇,你真的…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二十幾歲的人耶…」
「是喔…那這算是讚美還是…」(我開始擔心怎麼了,看到我本人失望了嗎?)
「不會啦,我覺得,你跟我想像中的感覺不一樣耶!」
「喔,那是比較好還是比較差呢?」
「就…不錯啊…比我想像中的要好…」小廣害羞的笑了一下,露出顆小小的虎牙。
「嗯,那你有沒有想去哪邊走走啊?給你帶路好了!」
「我才剛下來台中耶…這邊應該是你的地盤,怎麼會給我帶路呢?」我滿腦子疑惑的回答小廣。
「哈,對不起啦,我忘了!」小廣抓抓頭,尷尬的說。
「那我們去台中最有名的咖啡街,好不好?」
「OK,就讓你決定吧。我還沒吃晚餐,找家可以填飽肚子有簡餐的店囉。」
這時候才想到,我的肚子已經快餓扁了。
「天啊,這麼晚了你還沒吃飯喔?那我們趕快去找家店吃東西吧!你有騎車嗎?」
公司也在中港路上,所以我一向都是習慣走路上下班的。
「沒有耶,我車子留在台北,沒運下來。」
「好吧,那你就給我載囉,反正你路大概也不熟啦,給你騎的話我們可能會迷路!哈哈!」
真是的,難道我臉上有寫『我是路痴』這幾個字嗎?
「嗯,是的老大!那就麻煩你了。」
「不要叫我老大,當老大的都會被抓去關的!呵呵。」(這是幾百年前的台詞啊…)

戴上安全帽,我們從中港路出發往精明一街的方向騎去。
這小鬼騎車速度還頗快的,大概是台中的馬路比較寬,交通也不像台北一樣複雜吧。
不過我還是提醒了他一下,叫他放慢速度小心一點。
「吼,騎太慢很像老杯杯耶!…」
「反正你騎慢一點啦,乖,聽話!」
「哼…」小廣這才稍微放慢了車速。

我坐在後座,異鄉人似的,觀看著一條又一條陌生的街景從我眼前閃過。
才晚上10點多,平日白天聲囂繁雜的中港路,人車已經逐漸稀少起來。
夜空很平靜,似乎看的到星星;擺脫了日間的燥熱,風輕暢地吹拂過髮梢,總之是個令人心情舒服的夜晚。

小廣一邊騎車,一邊開心地介紹起路旁的建築物跟景色,臉上滿滿的笑意與誠懇模樣令人動容。
為了聽清楚對話,我習慣性的把身體湊近小廣;他似乎也感覺到我身體的挪移,卻稍微往後坐了一些。
我們倆的姿勢已經是「前胸貼後背」。如果旁邊有人經過的話,大概會覺得這兩個男孩子有點曖昧吧!
小廣應該是剛洗完澡才出門的。我從他的頸肩處,嗅到淡淡的體香。
那味道,彷彿是件剛日曬過的白淨T-shirt。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想把陽光的香氣給吸個滿懷。

「嗯,怎麼了?」小廣問我。
「沒有啊,聞到你的味道,香香的」我小聲的,故意對著他耳朵說。
「喔,那好險我出門有再洗一次澡,呵呵…」
「對啊,不然就變成臭底迪囉,哈哈!」
小廣轉過頭來,噘著一張嘴,氣嘟嘟的說:「你才是臭…葛格」
話講完,他竟然臉紅了。
「好啦,你專心騎車啦,不逗你了!」我趁機捏了一下他的臉頰,吃吃小帥哥的豆腐。

天啊,這跟平常的我真是截然不同,我也對自己的舉動嚇了一跳。
一般遇到稍微令我心動的對象,都會緊張的跟塊木頭似的;今天的我,大概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我們在精明一街、大墩十九路一帶晃了一圈。一條短短約兩百公尺的街道,兩側錯落著各式服飾店、餐廳、特色商店等商家,中間保留著徒步區,路旁則擺上露天咖啡座。
這樣的氣氛,讓人有置身巴黎Champs-Elysees大道的浪漫感覺。

小廣帶我到了一家咖啡廳的門口,先把我拉到一邊鬼鬼祟祟的說:「我跟你說喔,我有同學在這邊打工啦,那我們等一下進去,如果我同學有講一些亂七八糟的,你不要介意喔!因為他的個性有點三八三八的,我怕他等一下會嚇到你。」
「啊?!那你同學知道…」
「因為他是我很好的朋友啦,我有什麼事情都會跟他討論,我今天跟你要見面的事情,我也不小心跟他講了…他就逼我一定要把你拉過來咩!他說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讓我肯出門去見網友的…」
「哇塞!這樣會不會太恐怖啦!你這麼在意我喔…而且,那這樣說來,你是套好圈套給我跳的耶…」
「唉唷,對不起啦,我沒有這個意思…你生氣嚕?鼻要生氣咩……」
唉,底迪都已經低聲下氣的拜託你了,你能拒絕他嗎?
「我沒有生氣啦,怎麼可能為這種事情生氣呢?」
小廣很開心的笑了一下,「oh ya,沒有生氣就好」
說實話,看到他笑的模樣,我的心都已經飛了一半了。
「那我們就進去吧,我已經餓到快腿軟了…」
「吼!大男人怎麼這麼沒有”動桃”,哈哈哈!」說著小廣就推開咖啡廳大門走進去了。

我們坐下來,小廣跟他的同學打了聲招呼,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東西。
我隨便的翻了一下menu,「那我吃奶油蛤蠣義大利麵好了」
「你喜歡吃義大利麵啊?我也很喜歡喔,那我跟你點一樣的好了!」
小廣笑了一下,「其實我還滿愛吃的,又有點好動,哈哈!」
「不會啦,你還年輕,在發育本來就是要多吃ㄧ點。看你應該滿喜歡運動的,看起來身材還不錯啊!」
他作勢比弄了一下手臂的肌肉「是喔,那今天應該要多吃ㄧ點,哈哈!」
「嗯,有機會的話,我也可以煮給你吃啊,我可是會做菜的喔!」我略帶嘗試性的丟了一個邀約出去。
「真的啊,好棒喔!我很少遇過會做菜的男生耶。」
「也還好啦,因為一個人在外面住習慣了,自己要學會照顧自己,天天吃便當難免會膩的;所以比較有空的時候,我會自己煮些簡單的東西。」
「真好耶,那當你的BF應該很幸福囉!我們家我媽都不開伙的,平常也只有丟錢給我,叫我自己去解決吃飯的問題。」小廣略為閃過一絲落寞的神情,淡淡地說道。
「嗯…沒關係,那,以後有空的話,我可以煮給你吃喔!可能你父母平常上班比較忙一點,有的時候,大人總是會忽略掉一些事情…」
「………」小廣沉默了一會兒「我爸爸在我國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家裡只有我跟我媽媽,還有我哥。」
「啊?!不好意思喔,我不知道情形……」
「不會啦,這跟你沒關係,我自己也沒跟你提過。」
「那,媽媽帶著你跟你哥哥,應該滿辛苦的。所以你要乖一點啊,不要讓你媽媽擔心。」
「嗯,對啊,媽媽平常上班都很忙。她是夜班的工作,我出門上課時她還沒回到家;等我晚上下課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通常又出門上班了。能看到她的機會很少,何況是要她煮飯給我們兄弟吃。」
「真是辛苦你們了。」十八歲的年紀,就要承受這樣的家庭背景。想到這裡,不禁有點心疼起小廣來。

「小廣…」
「啊?!」
「那這樣子好不好,有機會的話,我教你做一些簡單的料理。你可以找個時間,替媽媽跟哥哥準備一頓好吃的,要不要試試看?我想她們應該會很開心的喔!」
嚴肅的話題持續了一陣子,小廣聽到我的提議後,總算恢復了一點笑容。
「好啊!聽起來還不錯耶。不過,我怕我笨手笨腳的學不好,到時候搞砸了就好笑了。你真的要教我喔?!」
「哈哈,不用擔心這個!我一定把你教成中華小廚師的啦。不然…替你先買兩瓶正露丸以防萬一囉!」
「過分,你是看不起我,覺得我做的菜會吃死人是不是!」小廣邊說著,邊作勢把餐巾往我這邊丟過來。
「跟你開玩笑的呀,小朋友你心眼怎麼這麼小啊,嘖嘖。」
「哈哈哈,你很討厭!懶的跟你囉唆啦!吼~」
這頓遲來的晚餐,終於在比較輕鬆的氣氛下做個結束了。

買單離開的時候,看見小廣跟他的同學嘰嘰咕咕地不知道在竊竊私語些什麼,我便先步出咖啡廳,在外面的行道樹下點起一根菸,等待著小廣出來。
「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喔!」
「長舌男,聊天聊完啦?」
「什麼喔!就是我同學在問我跟你的事情咩…」

(to be continued)

想了幾年 還在想小廣的靈堂那一段要怎麼寫…

cafestud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