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倦。
人都只是愛玩遊戲而已, 是不是真心無所謂。

風最喜歡撩撥睡去的蓮葉,
把葉片從手上拉起來像要帶走,而後又放下像是放棄了。
一次又一次,蓮葉並不理會,因為知道風的性情。

知道風從來也不認真,只是愛嬉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認真思考把小廣的故事寫完,
10月是他的忌日,
11月是我的生日,
12月是紀念他的日子。

短篇小說寫不下去,
改寫散文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本行,是我的新開始。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

越來越遠的感覺。

被冬季困住的心情,就像是雪地裡站立的石碑。
松枝下黑色的石碑,我奔跑著,看著他被冰雪埋了一半,仍掙著身子挺立著,
好像知道我將來訪,恐怕找尋它不。

我喘息著,熱氣如白霧,迷濛雙眼。
碑上的文字已經被遮蓋了,它原本標示的是怎麼樣的人物與事蹟?
遲了,來不及表達,也來不及領會。

cafestud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