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了班的傍晚,經過雪茄店,停下了腳步,
一股不知名的慾望,我推了門,門內的世界瀰漫著雪茄濃郁煙味。

一個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雪茄向我點了個頭,
「沒見過你啊!」男人說。
「是啊,第一次進來」我說。
「要來一根嗎?」男人問
「不了,我想待一下。」
「好吧!你自己看一下,我去拿杯酒給你。」

我想到你抽菸的原因,
想像你在忠孝東路成了行道樹的模樣。
你也是繼續堅持下去。以一顆樹的姿態。
所以你說,「我在夏天的樹底下看見秋天。」

「還要酒嗎?」男人問。
「不了,這雪茄我要了。」
步出雪茄店,突然不太習慣外面的空氣。
那晚回到家,我在浴室。
瀰漫霧氣的鏡面寫下了「就愛你了」。

飛蛾撲火的時候,眼中儘見光彩絢爛。
人生能這樣的美好一次,我想,也是快樂的。

不想講真心話的時候,喧嘩上等是完美的螢幕保護模式。


故事到這裡,你說,該悵然,還是淡然?

cafestud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